没人知道鱼落泪,水知道,因为鱼在水心里;没人知道水孤独,山知道,因为水在山怀里;没人知道鸟哀怨,天知道,因为鸟在天心中;没人知道我忧郁,年华知道,因为我行走在年华的齿轮中。不知何时,我又挣扎在了年华的泥潭中,总想着出淤泥而不染,但偏偏浑身污浊不堪。有时候,记忆的涟漪敲打的不单单是那闭塞的心灵,还有那懵懂的年华。


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《没人知道鸟哀怨因为鸟在天心中》